長安畫派還能“翻紅”嗎?

2019-10-21 14:56:03  來源: 陝西網  


[摘要]58年前,長安畫派橫空出世,成為新中國最成功的畫派之一。“一手伸向傳統,一手伸向生活”的主張,至今依然是世人研究的焦點。...

  核心提示:58年前,長安畫派橫空出世,成為新中國最成功的畫派之一。“一手伸向傳統,一手伸向生活”的主張,至今依然是世人研究的焦點。隨着六位領軍人物的離世,如今的長安畫派又該走向何處?

  曾是近現代陝西畫壇的巔峯時刻,卻因領軍人物相繼離世彷彿逐漸失去光芒。挖開陝西的“厚土”,打開眼界,年輕一代在努力

  58年前,長安畫派橫空出世,成為新中國最成功的畫派之一。“一手伸向傳統,一手伸向生活”的主張,至今依然是世人研究的焦點。

  作為長安畫派最為璀璨的一顆明珠,《轉戰陝北》被中國國家博物館收藏。石魯的《高山仰止》拍賣成交價為3192萬元,《山區修梯田》為4457萬元。

石魯作品《轉戰陝北》

  石魯作品《轉戰陝北》

  在藝術品拍賣市場上成交價之高,側面也印證了長安畫派的“風頭”曾一時無二。隨着六位領軍人物的離世,如今的長安畫派又該走向何處?

  曾經走在時代前列

  1961年,以石魯、趙望雲、何海霞、方濟眾、康師堯、李梓盛為代表的西安美術家團體,從中國美術館出發,開啓全國巡展之行。

  當年,展覽規格之高、規模之大、輻射範圍之廣,轟動全國美術界,一舉成名,這批來自陝西畫壇的畫家被稱為“長安畫派”。出其不意的“走紅”,打破近現代,國畫以南方山水為主的地域格局。

<p><p><p>方濟眾作品《林間秋興》</p>

  方濟眾作品《林間秋興》

  將西北的自然景觀、風土人情與時代特徵完美結合,以黃土高原為主的山水畫和以陝北勞動人民為創作主體的人物畫,創造了渾厚蒼茫的畫風。

  既有陝西黃土的厚度,又包含特殊的時代背景。“如果説試卷出題人是國家,長安畫派則是眾多考生中的佼佼者。”有人評論。

  不同於南派畫家喜愛尺幅小,温婉、強調技法的表現方式,長安畫派的國畫創作,更偏向大尺幅、寫意、恢弘、大氣磅礴之感。

  西安美術學院國畫專業,自然也秉承這一思路。6月10號,畢業作品展拉開帷幕,60餘幅國畫作品,出自2019屆國畫專業學生之手,經過數月的磨練,第一次正式呈現在大眾面前。

西安美術學院國畫專業學生創作

  西安美術學院國畫專業學生創作

  長兩米三、寬一米六,蔡育晟的畢業作品尺幅在同學中算是中等大小。擅長花鳥畫的他,喜愛工筆勾勒,利用金石拓片的墨色關係,展現深秋時節亂堆的枯枝,引發歷史與記憶的思考。

  蔡育晟來自蘇州,自小浸潤在海上畫派簡逸明快的筆墨中,而大學四年的學習,讓他對這裏着迷,“作為長安畫派的主陣地,只要學習國畫,必然繞不開西安。”為此,他選擇留在西安美術學院,繼續攻讀花鳥畫碩士研究生學位。

西安美術學院2019年畢業展國畫展館

  西安美術學院2019年畢業展國畫展館

  在後輩心中,長安畫派領路人的成就是不可企及的高峯。《轉戰陝北》被一致認為是最有開創性的畫作,用傳統山水畫表現歷史革命題材,為中國畫的發展開闢一條新道路。

  將主角放置千山萬水之中,大膽運用紅色調,塑造大氣磅礴的陝北自然風光,既渺小又偉大,雖不見千軍萬馬,卻給人以震撼。

  新中國成立以來,長安畫派首先響應國家,以黨的文藝綱領為指導,一掃國畫百餘年來的頹靡之勢,創造出一大批接地氣的優秀作品,比如趙望雲的《桑山行》、何海霞的《延安頌》等。

  “不是所有人都識字,但是每個人都能看畫。”為此,長安畫派吸引了一大批受眾,並且,由於題材和風格的創新,成為走在時代前列的畫派之一。

市民參觀國畫展覽

  市民參觀國畫展覽

  僅有“舊把式”難再“吸粉”

  20世紀八十年代,趙望雲和石魯等領軍人物的相繼辭世,叱吒畫壇20餘年的長安畫派似乎“不火”了。

  與此同時,陝西畫家獲全國美展獎項次數和質量逐漸下降,作為中國規模最高的國家級美術作品展覽,是一個地方美術成就的“檢閲”。

  長安畫派到底怎麼了?

  藝術探索之路既有高峯也有低谷,西北大學藝術學院院長屈健認為,現在的拔尖人才數量不足,創新的力量也偏弱。

  作為省美協備戰十三屆全國美展學員班的指導教師,屈健指出如今獲獎的要求,首先是選題要好,要注重時代和歷史,其次是技法要新,一味固守傳統不是好事。

  東北、天津獲獎勢頭之所以強勁,源於畫作更注重人民和現實,而陝西畫家走不出去,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裏,禁錮了創作思維。

  作為西安美術學院國畫學院院長,劉西潔也是近四十年陝西國畫發展的親歷者,“上世紀六十年代,長安畫派畫家們的力量比較飽滿,只是陝西的土太厚,年輕一代的人們依舊對前輩們打下的一畝三分地念念不舍。”

  曾跟隨國畫大家王子武學畫,他明白傳統文化的土壤是國畫創作的基礎。1982年,劉西潔考入中國美術學院。當時的杭州,站在中國美術思潮的前沿,注重先進技法的學習,打開了他的眼界。

  “注重傳統和吸收新技法,缺一不可。”四年後,劉西潔回到陝西,進入西安美術學院任教,在教學過程中,他始終堅信這一點。

  上世紀九十年代,相較於經濟發達的杭州,西安美術學院的教學模式偏向刻板,比如素描課程需要在規定的尺幅內進行,但劉西潔認為創作可以天馬行空,應該尊重學生的表現慾望,於是,他允許學生畫畫可以不按規定大小。

  也有教學督導質疑:“這些學生練習作品的尺幅都不一樣大,不按規定能行嗎?”讓人欣慰的是,在創新中能看到許多優秀的作品。劉西潔猶記得在帶過的1990級學生中,郭濤剛一畢業就拿到全國美展壁畫的優秀獎,在新生代畫家中表現不俗。

  在他眼中,陝西的確有黃天厚土,壯麗的自然風光,也有周秦漢唐的歷史積澱,更有長安畫派先輩們“打下的江山”,但創新的人才不冒尖,“走不出去”是難題。

  這一現象同樣也出現在國畫收藏界。陝西的收藏家喜愛購買長安畫派的作品,如果在外地市場上見到,十之八九要買回來。

  “一般標明是長安畫派的作品,在市場上轉悠一圈,最終還是回到陝西收藏家之手。”市場是西北大學博士王曼利的主要研究方向,她認為,這一現象一方面源於本地人對作品更加熟悉和了解,另一方面則是陝西人的家鄉情結濃厚。

  “多數人可能聽過揚州八怪,但又有幾個人知道長安畫派?”王曼利説,作品出不了家門,再高的價值也無法被人知曉,“酒香也怕巷子深”。

趙望雲作品《雪山馱運圖》

  趙望雲作品《雪山馱運圖》

  還能再度“翻紅”嗎?

  陝西畫壇“二度進京”時隔57年,這次“走出去”讓“長安風”再度被關注。

  2018年8月26日,由西安市人民政府主辦,西安中國畫院實施的“絲路起點·回望長安”晉京展覽拉開帷幕,創作時間跨越半個世紀的80餘幅作品在中國美術館展出。這次展覽,被稱為“長安畫派精神”的又一次延續。

  除了20餘幅長安畫派老先生們的代表作,也展示了60餘幅中青年畫家的作品。此次展覽的背後,源於“絲路文明·西安文脈”工程的推進。

  20世紀六十年代,長安畫派從革命歷史和人民現實生活中尋找素材、凝練主題,進行創作。作為長安畫派精神的傳承者,西安中國畫院開始行動。

  2012年,以西安中國畫院為首的西安美術界,開始策劃實施文脈重大題材美術創作。設100個選題,分4期完成,鼓勵畫家們表現出古城西安的文明發展脈絡,及在改革大潮下呈現的時代精神。

  參與此次文脈工程的多名畫家表示,長安畫派的創作精神是激勵自己傳承傳統,求新求變的動力。

  已完成的選題包括“曲江盛景”、“百年風流易俗社”、“西安城牆馬拉松”、“西安小吃勝景圖”、“漢長安城遺址保護”等,陳列於西安中國畫院美術館,供公眾免費參觀。

  用更寬的視野和新的藝術手法進行創作,不是對先輩原模原樣地遵從,而是致敬和發揚。西安中國畫院理論研究室主任王欣説,“市場化浪潮對美術創作影響很大,畫家往往不太愛費時費力創作主題性作品,但是從長安畫派的作品中可以看出,主題性繪畫也是深具審美性,有很高的市場價值的。”

  當然,畫家不是活在真空裏,需要生活,也需要養家餬口,商業價值的提升並不一定會侵蝕藝術系,相反會有助於創作水平的提高。王曼利認為,“只要沉下心創作,美術市場會給出一個公平的定位。”

  畫畫是理想使然,但是,應支持畫家有一個合理的市場定位,一旦作品質量提高,價格大體上也會隨之上漲,市場流通後,名氣自然擴大,有利於擴大畫家的影響力。

  歸根到底,如何在長安畫派精神引領下發展形成新的繪畫風格,這才是當前需要正視的問題。陝西美術家協會副主席劉奇偉説,前輩們光輝很強,年輕一代的畫家要努力的地方還很多。(當代陝西記者 張繼民)

編輯: 陳晶

相關熱詞: 長安畫派 傳統 焦點
分享到:

以上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本網只是轉載,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、稿酬問題,請及時聯繫我們。電話:029-63903870

本網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等,版權均屬中通速遞網所有,任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或其他方式複製發表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中通速遞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(C) 2006-2020 gjnews.cn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 備案號:陝ICP備13008241號-1